傻逼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的哥哥色魚 > 章節目錄 【我的葛格色魚】

章節目錄 【我的葛格色魚】


    2018/9/28有一天,我正巧返家去陪家人,馬麻告訴我,明天家里會來一個大陸親戚,好像是來臺北工作,開始的時候要暫住在我家一段時間。m.yuchuanshuwu.com玉川書屋手機版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我家在大陸還有親人,因為我爺爺和我爺爺的爸拔并不是什么國軍老兵,我爸拔和馬麻也不是在眷村長大的,我家一整個是純血本省人。

    所以我有問馬麻,這是怎樣子冒出來的一個親戚,她告訴我是她的三舅公的老婆的哥哥的表弟的侄女的外公的堂弟的什么什么的兒子,反正和繞口令一樣,具體我也記不太清楚了。

    我當時就問馬麻,這樣子的人還能夠算我家親戚嗎?他要是我家親戚,那么我在馬路上隨便拽一個人都可以叫我家親戚了。但是為人和善的馬麻對我說,人家初來我們這邊,既然已經和我們張口說到,我們能夠幫多少就幫多少,叫他暫時住一段時間,也是算做一件好事情。

    馬麻還和我講這位親戚來了之后就睡我的房間,因為我平時也不在家住,叫我這些天和妹妹擠一擠睡,我聽到馬麻這樣子說,我睜大眼睛一下子被氣得跳了起來,我和馬麻說:“他是一個男人唉,還是陌生人,你不怕他把我房間弄臟嗎?

    ……”但是無論我如何說,馬麻都執意而行,我看爭執不過,只好氣氣的對馬麻喊著說:“不要把我家當旅店就好了……”然后起身,翻著眼睛摔了一下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就這樣轉過一天,我正在自己房間里面,我家的門鈴就響了,馬麻在外面叫我:“儀萱,快出來見客人啦。”

    我穿著吊帶睡裙慢吞吞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底迪妹妹也被媽媽喊了出來,我看見門邊站著一個油光滿面,頭發黏黏卷卷,穿得土的掉渣,略像中年的一個男人,向我和底迪妹妹點頭笑著,他的手里面除了一個大大的拉桿行李箱還提著大袋小袋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我看見露出來的一個盒子邊邊上面寫著“中國特產”。

    我超蔑視的斜著眼睛看著站在我遠遠對面的他,底迪妹妹卻和媽媽一樣熱情滿面,馬麻笑著和這個男人介紹說:“這是姐姐儀萱,當然也是你的妹妹,這是弟弟,這是小妹。”

    這個男人點頭和我們打著招呼,馬麻客氣了幾句,就把他手里的禮物拿進了屋子放在桌子上面。

    “嗨,把鞋子脫下來再進屋知不知道!”我指著這個剛要做什么的男人大喊了一句,這個男人臉上窘窘的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笑了笑把鞋子脫在了門邊。

    “儀萱,你不要這么沒有禮貌好不好?……你不要見笑喔,大女兒被我們寵壞了,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沒關系沒關系,呵呵呵呵……”這個男人憨憨的笑笑。

    然后我沒有理他,緊接著就把底迪和妹妹趕回房間,底迪妹妹問我:“姐結,感覺你不是太喜歡這個人喔,為什么啊?”

    “你們兩個傻瓜,他是壞人唉。”

    “我看他不像是壞人,講話的腔調雖然怪怪的,但是看起來傻傻的。”妹妹稚嫩的看著我說。

    “你們這兩個傻瓜,你們知道他是從哪里來的嗎?你們沒有看新聞嗎?……”,然后我用新聞上的話故意唬著涉世未深的底迪妹妹。

    “哇,恐怖,那他會不會把我們全部殺掉?”底迪眨了眨眼睛看著我。

    “誰知道呢?我跟你們講,馬麻居然叫他睡我的房間……真不知道馬麻怎么想的。”

    “姐結,那你怎么辦?睡哪里?”

    “馬麻叫我和妹妹擠一擠睡……”

    “好可憐。”

    “難道又能怎樣?也不知道馬麻是怎樣想的……我跟你們講喔,這幾天千萬不要理他,給他好氣色看,否則我就不給你們零用錢,叫你們喝空氣……”

    底迪妹妹聽見我這樣子說,眨了眨眼睛,異口同聲的對我說:“姐結,我們知道了。”

    晚飯的時候,爸拔和馬麻帶著我們三個請這個男人到我家附近的一個飯店吃飯,在餐桌上我才知道這個男人是被臺資企業派遣到這邊總部工作的,但是他很倒霉,人家不給他負責住宿,自己住賓館找房子又不太熟悉,所以只好厚著臉皮暫住我家。

    我心想你一個人來工作就工作好了,還叫我全家搭上陪你,還要睡我房間,還要請你吃飯,于是我滿臉寫著不高興還有不高興。

    吃飯的時候爸拔馬麻卻和這個男人熱情的聊天,我的臉上則一整個是冬天,但是馬麻又不知道想起什么來了,大發熱心居然要我轉天帶他去到處逛一逛,馬麻和這個人說:“明天我們去工作,底迪妹妹去補習,叫儀萱帶你到處逛一逛,熟悉一下臺北。”

    沒想到這個人厚顏無恥的答應下來,還和爸拔馬麻說:“真的是太好了。”

    我聽到這里,對這個占領我房間的陌生男人真的忍不了了,啪的一下子把筷子摔在桌子上面,嘟著嘴望著桌子對面的空氣面無表情的坐著。

    “姐結……姐結……”底迪用胳膊肘悄悄的推了推我,極小聲的叫著我,...
分享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安徽福彩快3遗漏一定牛